upn-taipei news-environmental-2010-12-03-09-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COP16-墨西哥國際會議現場紀錄

聯合國坎昆氣候峰會 青年行動是談判關鍵

國立政治大學/謝孟哲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第十六次締約國會議(COP16)進入第四天,墨西哥坎昆(Cancun)梅西(Messe)會場內,來自世界各國的青年代表身穿藍色上衣,全天候在會場四處穿梭,成功吸引全場焦點。公約秘書長克莉絲汀亞納(Christiana Figures)認為,政治人物的談判已陷入膠著,青年的覺醒和行動無疑是促成氣候協議的關鍵。

青年是受氣候變遷衝擊最大的利害關係人,在一場談論世代正義的周邊論壇中,澳洲青年氣候聯盟(AYCC)代表希拉蕊鮑曼(Hilary Bowman)直言,身為年輕世代的一員,在各國領袖達成有意義的協議之前,她會不惜代價透過行動傳達青年的聲音,因為她們的未來沒有妥協的空間。

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團體將今天命名為「青年世代日」,從早上開始在會議主會場大門前集結,以手掩住嘴巴,要求政治人物少一點空話,多一點行動。然而克莉絲汀亞納認為,除了大規模抗議活動外,青年們還必須在國家和社區內採取更多實際行動,如此才能讓政治人物正視青年在議題中的重要性。

事實上,許多青年團體確實在國家內積極扮演推動者的角色。新加坡青年團體已主動聯繫各大學進行溫室氣體排放查核,協助其達到碳中和的終極目標。日本橫濱大學代表廣瀨翔也表示,將在氣候峰會後和國內其他青年組織擬出聯合聲明,提交日本政府,要求政府正視氣候問題的嚴重性。

克莉絲汀亞納激憤地表示,依照目前進展,氣候峰會任何談判結果都不足以因應氣候問題,這是非常可悲的事。青年的力量可能是突破僵局的關鍵,她希望各國青年不要就此放棄,只有堅持下去才有達成協議的可能。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秘書長克莉絲汀亞納(Christiana Figures)
 
韓國青年團體EcoFriendz在「青年世代日」暢談推動青年行動的心得
——————————————————————————-
勉勵年輕一代改變世界  執行秘書菲格雷斯激動落淚

文 / 徐鈞洋

於十二月二日下午第一時段揭幕的專題活動「Intergenerational Inquiry 跨時代探求」,由來自哥斯大黎加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執行秘書菲格雷斯 〈Christiana Figueres〉擔任座談會講師,與IPCC〈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以及來自澳洲和斐濟的青年環保團體代表共同探討跨時代的行動者如何能夠共同應對氣候變遷議題。座談會議題以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六條對於教育訓練及公民意識等義務的實踐做為探討對向開始,再由教育切入年輕一代如何能夠發揮集體力量,促成國際會議達成實質結果。

菲格雷斯在演講中對於年輕一代改變世界的企圖心極為鼓勵,數度讚賞青年團體的創意及能量,也對於青年團體應該更積極串連力量提出呼籲,直言:「What you are changing is not your future, but your present.」,一言道破氣候變遷議題即便廣大而長遠,其影響是現在就看的到的,拒絕面對氣候變遷議題的嚴重後果也在近期就會浮現。在演講的後段,菲格雷斯更勉勵在場眾多的年輕環保人士肩負身為改革力量的責任,長大後要驕傲的告訴自己的孩子,曾經在年輕時為地球創下豐功偉業,無論是影響政策制定、發明綠色科技、推動社會運動等等,並時時為子孫的福祉著想。講到子孫一詞時,菲格雷斯激動到哽咽落淚,全場為之動容,於菲格雷斯坐下後持續為他鼓掌近一分鐘。在場一位年輕環保人士直道這是她這一生聽過最好的演講。

菲格雷斯可說主導了這場專題活動的氣氛。活動開始不久,撥放了來自牙買加的氣候變遷宣傳影片,片中的音樂和歌舞讓現場氣氛為之緩和。聽到了音樂,菲格雷斯便站起來鼓勵台下的聽眾起身與音樂共舞,自己也手舞足蹈起來了,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執行秘書的風趣與活潑令人印象深刻。此後,菲格雷斯對於坎昆會議的結果也表示樂觀,但隨即提醒觀眾,氣候變遷議題是人類歷史上面臨過最龐大的議題,需要的革命性改變只有工業革命可以比較。活潑、省思、熱情,菲格雷斯於一場座談會中展現的不同風貌令人印象深刻,也為年輕環保人士形成莫大的激勵。
———————————————————————————
REDD的美麗與哀愁(Reduction in Emission from Deforestation and forest Degradation)
賴怡蒨/台灣大學生態演化所
REDD—減少毀林及森林退化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在COP13中被提出來後,被視為是解決開發中國家森林過度砍伐的良策,因此一直是UNFCCC下重要的協商措施之一。但是在制度架構未經充分討論、執行組織抱著「邊做邊學」的態度下,REDD也造成許多問題,因此COP16會場,支持與反對REDD的組織,仍未能達成共識。
REDD的概念是,若開發中國家願意停止開發森林,將可獲得一筆補償資金,資金來源可能是一些無法達成減碳目標的已開發國家,因此它也可以當作減碳的方法之一,既可讓伐木業者及政府願意停止開發森林,還能避免因砍伐森林造成溫室氣體排放並保留住地球上的重要碳匯等多重功能。這樣的措施已經在印尼、越南、巴西、巴拿馬等地實行。
從越南的REDD執行狀況來看,當地組織認為執行機構並未與當地居民充分溝通,且諮詢時間過短,導致某些決定倉促成形,無法充分吸納當地居民的意見;但就結果來看,當地組織並未提出過多反面意見。
然而Global Justice Ecology Project(全球正義生態計畫)則不這麼認為,他們組織中一名巴西的成員指出,在這體制下獲利的,是當初大力開發森林的政府及企業;然而依存森林生活、以永續方式利用森林的當地居民,反而被視為蠶食森林的食蟻獸,他們的原始生活將受到REDD的限制。另外REDD對於森林的定義也不明確,種植高經濟作物的人工植林,如棕櫚樹、松樹等,也能被視作森林,因此反而造成一些地區破壞原始林改成人工林。此外,現在REDD設定的森林訂價過於低廉,使得買森林變成非常容易達成的減碳手段,且當森林進入市場機制後,它就只變成一項具經濟利益的工具,森林本身的其他價值都將被忽略。
在UNFCCC的架構下,不斷有新的概念被提出,但有些措施似乎會讓我們忘了,人類是為了更好的生活環境在作協商討論,而非透過各種方式減輕減碳責任,當一處的森林因REDD的機制免於砍伐,誰能確保另一處的森林不會因此面臨更嚴重的危機?
——————————————————————————–
從印尼、世界銀行、南美洲角度看REDD+發展

文:張曼馨

這次的COP16主題之一,UNDP、UNEP、World Bank、以及發展中國家針對REDD+(減少毀林及森林退化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Reduction in Emission from Deforestation and forest Degradation)探討是不是可以在Cancun COP16達成共識用各國政府間的力量,透過援助來支持森林保育,但又同時兼顧到各國不同社會情況,來維護地球的綠色之肺。
 12月1日上午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與世界銀行(World Bank)、聯合國糧農組織(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印尼政府代表以及非政府組織,針對聯合國在此議題的進度和討論,藉此加強合作以及協商,並協助國家各自的REDD+計畫,著重於社群、個人力量、公民社會以及在地化行動著手。
 印尼因為擁有大量雨林面積和來自雨林開發的碳排放,被視為REDD+計畫中最有潛力成為主要減排方案的國家。但除了環境因素,REDD+的籌畫、制定規則以及實行過程在社會和經濟考量下都顯著困難重重。印尼代表提出以國家力量統整各國資源,Delivering as One來解決現階度的難題。他舉出亞齊省受到海嘯重創後的重建成果作為例子,透過政府的統合和國際組織間的分工、避免資源重複浪費,亞齊省93%的區域已完成重建。目前,在印尼當地針對環境議題的計畫超過一百多項,一年資金投入已逾25億美元。
 世界銀行現今目標則為籌措大量資金,配合對方國家需求密切合作,並且倡導伐林的潛在性風險。同時,世界銀行也須顧及REDD+對象國家貧窮社群和利益團體的反對聲浪。該組織希望氣候基金(Climate Fund)的設立有助於因應現今的困境,輔以防衛措施(safeguard)和預備計畫(Readiness Plan),加強國與國間的合作關係。而後,南美洲氣候研究專家Mariana Christovan提出了南美洲在這次會議中希望達成的目標和訴求。希望藉著COP16專題活動的影響力,使各國重視此機制。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新聞與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